自闭爆米FA

查看个人介绍

【安雷】世界与你

 呜呜呜呜呜呜是社畜呜呜呜呜呜呜谢谢鱼鱼我每天给你上西瓜呜呜呜呜呜hjvnjkfnvkjnvkjkdvf

希鱼:


社畜安×刚毕业的新晋社畜雷
   
给可爱fafa,答应的车车可是被我写成了啊18向的短篇(。)  @野鸽飞舞老Fa 
车在文中贴外链
感谢美少女八喜老师帮我打手稿♡
    
       
      
***
    
     
      
   安迷修第一次见到雷狮是在酒吧。穿着新潮的黑发男人独自一人坐在吧台,拥有一双摄人心魄的紫色眼眸,像从天空坠落的星星,美丽,却又毫无温度。

   他的美震慑了许多人,于是不少人都围绕在他身边,即使被拒绝了也不愿离去。他似乎是有些恼了——他看起来确实脾气不太好。黑发男人皱着眉,在嘈杂声中百无聊赖地向远处望了望。

   正好对上安迷修的视线。

   他微微一愣,然后缓缓笑了,那双颜色浅淡的薄唇勾出了一个优雅的弧度,尖尖的虎牙一闪而逝。他冲安迷修摇摇酒杯,做了一个“cheers”的口型,将小半杯晶亮紫色的酒一饮而尽。

   看起来挺辣。安迷修盯着青年因喝得太急而从唇边漏下的一滴酒液,顺着光滑的下巴一路滑进了V字领口,隐没入黑色皮衣。作为回礼,他遥遥举起酒杯,也冲他一笑,抿了一口。

   这是一种象征,也是一种暗示,于是待安迷修走近,周围的人都给他让出了一条道。

   青年主动勾着他的脖子跳下来,拉着他的手往外走。安迷修没有反抗,而且发现青年带他走的并不是通往宾馆的道路。

   青年带安迷修来到了停车场。

   “谢啦,我早就想出来了,被缠得烦人,但不好拂给我介绍工作的朋友的意。”青年松开拉着他的手,紫色的瞳孔猫一样地眯起,“你也一样吧?”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安迷修笑起来,“我也是被朋友绑来的。”被朋友吐槽无趣,起哄撺掇着来了酒吧,平乏的生活与年轻人的青春活力撞到一起,安迷修不适应也无法融入。

    “废话。谁会穿着白衬衫把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一脸受惊地来酒吧啊,大叔。”紫眼睛的猫把圈在食指上的钥匙甩了甩,回过头来狡黠地笑,“总之,谢啦。”

   安迷修还没来得及说不客气,便被青年一路开得飞起的紫色骚包奥迪吓失了语。

    风风火火,年轻人的特权。

    安迷修笑着摇摇头。
    
      
      
     
       
   第二次见面就在不久后的星期一,安迷修正在打电话,被电梯口的吵嚷声吵皱了眉,他走过去一看,是一群实习生暂时来他们公司扎根,笑容明媚且真实,安迷修有一瞬间恍惚:他有多久没有这么笑过了。

   他在那一群人中看见了酒吧里的猫,出众的样貌使他格外引人注目,松松地倚着墙壁玩手机。为了工作方便还把一边鬓角的碎发用卡子别起来,没有发现不远处有个人盯着他发愣。

   雷狮被分到了安迷修部下,见到棕头发绿眼睛的男人西装革履地细心为他们分配工作,雷狮高高地挑起了眉梢。

   “早知道那天就和你睡了,说不定还能领到什么特权呢。”雷狮下班时特意留到最后一个走,就为了和安迷修说这句话。

   安迷修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如此露骨的挑逗令他有些茫然无措,然而青年说完这句话便仿佛舒坦了似的,根本没想要安迷修回答,从抽屉里抽出一个铆钉皮包,斜斜地背上就往外面走。

   安迷修这才反应过来这只是一句玩笑话,是猫类生物自带的攻击性和顽皮,他看着青年刚送到他手里的签约合同,乙方龙飞凤舞地签了一个名字。雷狮。雷,狮。

   棒极了,伪装成猛兽的猫类,十分符合他张扬的性格。

   安迷修忍不住笑了。
      

      
      
      
   雷狮是个十分富有生活情趣的人,不畏惧上司并且嫌弃对方过于单调的生活,予以评价无趣、无聊、无生气三连,仗着自己和上司之前有过一面之缘,自来熟地邀请安迷修去KTV参加他们实习生的聚会。

   安迷修从雷狮交给自己的报表中翻出一张卡片的时候愣了一下,和卡片背面的加勒比海盗长杰克大眼对小眼,觉得有些好笑。他把卡片翻一个面,看到上面写着一排十分随意且漫不经心的邀请语和详细的地址。 

   一个活泼热闹的活动。安迷修想着,对他来说可能不甚合适,他应该回家喂喂新买的猫,然后出去散步。

   可猫咪的霸道不是安迷修所预料到的,他刚吃完晚饭,正准备出去散步,就被一个新添加的号码霸屏了手机。

   “安迷修,我喝醉了,你来接我。”
      
   说完这句话那头就开始吵,嬉笑声和KTV包间自带音乐混作一团,但最清晰的是喷洒入无线电波的气息,轻轻地吸气,又轻轻地呼气,夹杂着醉酒人隐忍的喘息。
       
   安迷修不知道雷狮为什么要给他打这个电话,是不是一眼就看出了他是个老好人,又或者是看出了他对猫毫无抵抗力。他的心真的被搅成乱麻,说了句我马上来就挂了电话匆匆往外赶。
      
   结果刚推开KTV包间的门就被一群人的哄笑声震晕了。
        
    “佩利!罚酒!”
       
   “哦哦哦,佩利,赌输了哦!”
        
    什么?什么?安迷修没反应过来,站在门口不知该不该进来,雷狮站在五光十色的灯光中冲他笑,眉眼飞扬,紫眸中揉碎了星光。
        
    “雷狮和佩利打赌安总你会不会来,雷狮说会,佩利说不会,雷狮竟然猜对了!我也真没想到安总你会来!”站在门口的小姑娘兴奋地叽叽喳喳。原来是一个小把戏,安迷修却生不起来气,灯光中的黑发青年毫无歉意地往佩利的杯子里加酒,察觉到安迷修的视线后,眯起眼睛看过去,双指压在唇间,向他飞了一个kiss。
          
   如此理智气壮,笃定安迷修不会生气,用一个飞吻来作歉礼。
         
   ……紫眼睛的猫不会乖顺地喵喵叫,但依旧把安迷修可爱到了。
         
   于是安迷修莫名其妙地被一个飞吻禁锢入年轻人的狂欢,迷茫地被推上去唱了一首口水情歌。他唱歌不算好听也不算难听,实习生们都很给面子地拍手叫好,只有雷狮一个人不说话,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一边喝酒一边笑。安迷修看着他,被那双眼睛无边无际的浩瀚银河惊艳到了,一连唱走调了好几个音,心里像被猫爪子挠过,痒痒的难受。
            
   一直玩到了深夜十二点,一群人才陆续离开,每个人都向雷狮笑着打招呼碰碰拳。安迷修想,他应该很擅长处理人际吧,也很喜欢娱乐,像个夜晚的王者,第一次见他就在酒吧呢。想到这里他有些难受,生命中不轻易地迎来了火,将空白燃出浓烈的色彩,这把火不只为他一人燃起,却自私霸道地烧进他心里。
            
   等人都走光了,雷狮走到他身边,道:“怎么样,还不错吧,大叔?”
           
   “什么啊,算算年纪我也只比你大八岁吧,怎么就成了大叔了呢。”
          
   “你活得挺像大叔,”雷狮漫不经心地道,“不让叫大叔,那你要我叫什么?”
           
   你就不能好好叫我名字吗。安迷修内心吐槽,突然来了心思打趣:“那就叫哥哥吧。”
           
   “啧。”雷狮俯下身,拿手指戳安迷修的胸膛,“竟然占我便宜。”
           
   “这就叫占便宜吗?”安迷修望着他笑。
            
   雷狮盯了他一会儿,直盯得安迷修没法抑制住想吻上那两瓣淡色的嘴唇,他才笑出来,突然伸手揉了揉安迷修的脸蛋,在安迷修震惊的目光中满意地说,“这才叫占便宜。”
            
   “还不赖嘛,安迷修。”他的语气依然理智气壮,揉过脸的手转而去拍安迷修的肩,“我没开车,你就负责送我回去啦。”
      
    
     
      
      
       
          
   雷狮以一种无法忽视的姿态迅速侵占了安迷修的生活,只要他坐在那里,安迷修就没办法控制住自己不去看他。猫的生命力蓬勃且旺盛,燃烧到半夜凌晨都不算过,对于雷狮这种刚上班,白天面对表格无聊得要死的人来说,也许夜晚才代表着生活刚刚开始。
        
   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雷狮总是留到最后一个走,察觉到安迷修的偷瞄也只是笑笑,然后歪着脑袋光明正大地瞟回去,被卡子卡住的鬓发顽固地落下一两根,搭上棱角分明的白皙侧脸。
         
   小年轻的意图表现得过于明显,且毫不加掩饰,时常将安迷修打个措手不及。
          
   我大概喜欢上他了。安迷修盯着掌心,给小表妹买的明黄明蓝的发卡,心里想的却是,他戴上一定很好看。
         
   结果今天晚上就来了机会。
        
       
     
    
     
     

          
   今天加夜班的人临时有事,往后轮了一个人,正好是今天晚上准备去看球赛的雷狮。
          
   雷狮一脸操蛋地坐在空调房里,把键盘按得啪啪响。孩子气的可爱,安迷修忍住不笑,楼买了两杯绿豆汤,回来冰在雷狮脸上,雷狮惊得差点跳起来,抓住其中一杯就要往安迷修衣服里塞。
          
   “啊,你烦死了!”雷狮用手擦掉脸上的水珠,全抹到安迷修的衣服上去,安迷修一瞬间以为回到了高中时代,也不躲,由着他胡来,道:“好好工作,别想着别的有的没的。”
         
   “切。”雷狮坐回去,继续敲他的键盘,漫不经心地问:“你会这样陪着每一个加班的人吗?”
         
   “呃,也不是,只是今天恰好有事没做完而已。”
         
   雷狮笑了一下,哦了一声作为回应。
         
   其实哪有那么多恰好不恰好,只是居心不良的社畜滥用职权给自己创造独处的环境而已。安迷修突然觉得愧疚,看着雷狮不停用手将落到眼前的黑发撩到耳后,问:“你的发卡呢?”
         
   “放家里了,谁知道今天要加班啊。”雷狮说。
         
   “嗯……”安迷修捏着蓝黄发卡的手开始冒汗,递到雷狮眼前,“你可以试试这个。”
        
   雷狮侧头瞧了一下,明亮的蓝和明亮的黄,安安静静地躺在手心里。“好俗。”他评价道。他说是这么说,但还是取了一个别在发间。安迷修摇摇头,捋着雷狮的头发将黄色的也别在了上面。
         
   “是要一起别的。”安迷修认真解释。
        
   雷狮对安迷修的品味不可置否,拿手机调出自拍模式,将镜头聚焦。一张俊美的脸,和一对幼稚的发卡。他的嘴角抽了抽,道:“我谢谢你啊。”
       
   “既然你这么好心的话,那我教你一种wink吧。”雷狮突然兴致勃勃地说。安迷修皱皱眉,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嗯……什么是wink?”
        
   “你连wink都不知道?”雷狮很吃惊很夸张地瞪大眼,末了见安迷修是很严肃很真实的不知道,叹一口气,“算了,我给你举个例子。”说罢,他把头歪了歪,嘴角挑起一点弧度,很酷又很俏皮地眨了一下右眼。
          
   安迷修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星星从他眼睛里蹦出来”。
         
   雷狮用自己撩还不够,直接上手,站起来用两根手指提安迷修的嘴角,嘴里说着:“笑一笑——嗯,眨一下眼睛。你好蠢啊,是眨一只眼睛!”雷狮离他极近,说话时的热气都喷洒到脸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安迷修觉得自己嗓子有些发干。深夜伏出的猫咪经验太丰富,想撩倒活在苍白世界里的大人太过容易,他看着雷狮带着笑的眼,不可避免地想,我好喜欢他啊,果然我还是对猫毫无抵抗力,他的黑毛太柔顺,却足以划破坚冰。“雷狮,”他小声叫他,手指插入雷狮后脑的黑发间,很小心地问:“你可以把眼睛闭上吗?”

         
接下来点我看婴儿车

上面点不开点这里

   
   
————FIN————
   
   

评论(1)
热度(426)
 
©自闭爆米FA | Powered by LOFTER